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
 
 
 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 » 協會訊息 » 焦點報導 » 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首獎
dot  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首獎
2013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首獎/七十分貝的幸福/陳雨豪

2013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獎項

首獎

姓名

陳雨豪

身份別

口腔癌患者親友 (關係:父子)

作品標題

七十分貝的幸福

 

  「兒子欸,企水校要認真聽老蘇上課捏……」看著同學們竊笑的神情,我卻只想拔腿就往教室內狂奔,將門鎖上,期盼再也不用聽到阿爸的破鑼大嗓。

  七十分貝,讓我在學校好丟人……

 

  國中階段的我叛逆、搗亂,三不五時訓導處就會廣播我的學號,在老師眼中我根本就是個問題學生。每晚我跪在祖宗牌位面前,阿爸總拿著籐條斥責,先別提屁股的疼痛了,光是吆喝的宏亮度便足以把事蹟打響整眷村。等到明早起床,唉,連送信的郵差都知道我考試作弊被抓包。那時我十五歲

  六十分貝,讓我在村頭好蒙羞……

 

  高中的我再也不翹課或偷錢去打彈珠台,但我依然到教官室報到,只因隔壁班的大胖說了一句不要跟化療的小孩交朋友,會被傳染口腔癌,於是我用拳頭在他鼻樑上證明到底會不會傳染。雖然阿爸頂著咽喉矯正器、雖然阿爸一直彎腰向對方家長陪不是,雖然阿爸下午就來學校將我領出、雖然在回村的路上我們父子倆都不發一語、雖然……沒有雖然,我察覺走在前頭的阿爸默默在拭淚。

  五十分貝,讓我的阿爸見不得光……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店內沒有禁菸,所以無法幫您更換位置……」那年阿爸七十大壽,我跟內人挑了一間日本料理店,豈知連天婦羅都還嘗不上一口就被鄰桌那二手菸給燻了受不了,最終敗興而歸。時至今日,我甚少能舉出一間餐廳能讓阿爸從前菜吃到甜點結束的無菸環境,曾有老闆私底下問我帶個口腔癌患者的長輩出門會不會太麻煩?

  發不出三十分貝,只因我的阿爸是口腔癌病患……

 

  時至今日,雖然阿爸因癌末而離我遠去,但對於餐廳老闆的提問,我的回答依舊不變:「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因為阿爸給了我滿滿七十分貝的幸福!」

 

 



























































































2013-08-14 15:33:36 / 累積瀏覽次數:5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