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
 
 
 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 » 協會訊息 » 焦點報導 » 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貳獎
dot  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貳獎
2013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貳獎/臉上的骷髏洞/余貞瑩  

2013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獎項

貳獎

姓名

余貞瑩

身份別

醫療從業人員(醫師、護士、社工、志工等)

作品標題

臉上的骷髏洞

 

「生命中的每個挫折、每個傷痛、每個打擊,都有它的意義!」,這句話出自一位我所照顧過的病人──先生。而至今也帶給我很深刻的影響,讓我在面對生活上的低潮時能改變心境,隨時調整自己的腳步。

 

  記得那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午後,他第一次在公眾場合摘下幾乎掩蓋住半個顏面的口罩,坦然的露出修補過的臉頰,周邊的人不時投來訝異、不捨的目光,其中更多的是敬佩,但他不懼任何外界的視線,即使說話發音不清楚、吃力,甚至唾液無法控制的由凹陷的嘴角滴下,但他仍專注的向我娓娓道來──他的故事。

 

  民國七十九年七月的某日清晨,我在刷牙時感到一股血腥味竄入喉頭,張大口面對著鏡子瞧,發現牙齦出血且口腔內部的黏膜有一處白斑,內心雖然覺得奇怪,但當下的我並沒有查覺到這是口腔癌的前兆,還把它解讀為火氣大造成的,在沒有警戒心的情況下,吃檳榔的壞習怪變本加厲的從一天一包成長到三包,即使檳榔的汁液已把雙唇染成駭人的紅色,猶如閃示著無言的警告,但我還是不改惡習,享受著快樂的同時殊不知苦難將至。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底,我發現口腔內黏膜的白斑已增加到三個,而嘴巴內的潰瘍也久久不癒,即使噴藥粉都無法改善,這時心裡開始感到有些不對勁,但在醫療資源不發達的鄉下要看病嫌大費周章,於是聽從厝邊親友的建議用煎熟的草藥來敷傷口。民國七十九年九月,我感覺口腔附近有麻木、疼痛感,且黏膜內部還長了腫塊,日復一日有增大的跡象,考慮再三後決定告知妻子,她得知後連忙把孩子托付給婆家,心急如焚的攜我搭車去大醫院看診。診斷前後不過僅僅三天──就改變了我的一生,我被宣告罹患口腔癌第三期,這個噩耗猶如當頭棒喝讓我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只閃過一個念頭「為什麼偏偏是我?」

 

  醫師解釋口腔癌病程短、進展快,需要立即切除臉頰病變的腫瘤,還必須做暫時性氣切造口,以預防呼吸道可能會因腫脹或被血液及分泌物阻塞。當時用害怕這個詞不足以形容內心的恐懼,但醫療人員清楚的向我解釋整個手術流程和注意事項,身旁的妻子也不斷的耐心安撫我,彷彿替我打了一劑強心針,我毅然決然地接受了這個手術。

 

  原本以為只要動一次手術就能一勞永逸,但「癌症」難纏的程度往往大於人們所預料的。因為口腔癌前兩年復發的機率極高,我在短短的十八個月內就開了四次刀,其中合併了無數次的化療和電療,副作用帶來的不適感曾讓我一度想放棄治療,而每當傷口劇烈疼痛時也讓我擔憂「我還能活到明天嗎?」。每次手術前一個人在麻醉室等待時心情都十分忐忑、焦躁不安,猶如刀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因為不知道再次醒過來後臉部又會有什麼畸形的改變。而手術後睜開眼時卻又只能靜悄悄、眼巴巴的盯著冰冷蒼白的天花板,偏偏內心有滿腔的苦水想抒發,但因為做氣切造口的緣故無法開口說話,很深刻的體會到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的心情。

 

  生病之後才知道原來能用嘴巴吃東西是件幸福且奢侈的事,因為切除左邊臉頰的腫瘤,臉上多了一條長約十公分的大蜈蚣,這個猙獰傷口讓我無法由口進食,而每天三餐的飲食都只能憑藉著鼻胃管來灌食流質的營養液,因為我已經失去了品嚐美味食物的資格。唉!那條我予以維生的管子啊!我該如何不恨它?隔絕了味覺的兇手,讓我過著每日食不知味的生活是它,但它卻與我的生命牢牢繫在一起,我又該如何去恨它呢?

 

  我一直以來都是出了名的壞脾氣,性子急、凡事求好求快,若是搭過我開的計程車就知道,曾經有一位客人告訴我「我趕時間就一定坐你的車」,可見我是開快車的箇中老手,而遇到不順心的事也免不了指著別人鼻子口沫橫飛的罵一頓,這樣一個火爆浪子的脾氣你說他有辦法忍受講話以紙筆溝通嗎?凡事通常越急越做不好,每當妻子看不懂我要表達的意思,紙筆就像小李飛刀似的被我射出去,因為我沒辦法接受自己連話都說不好,生氣、無助、憤恨……百感交集,常常會情緒失控把氣出在妻子身上,而她卻總是耐著性子把筆拾回來放在我的手中,握著我的手輕聲鼓勵我慢慢來不要急。

 

  每次只要病情好轉從醫院回到家裡時,我總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把自己孤伶伶的關在房間,當兩個年幼的稚子問起「爸爸呢?」,妻子都會強顏歡笑的回答「爸爸生病了在房間裡休息,你們要乖乖聽話,不可以去吵他哦!」。的確我是生病了,連內心也病了,且還病的不輕!我多麼不想讓可愛的孩子們在心中對爸爸留下的印象是這張醜惡的臉,哪怕是一點點也好,我想守住自己所剩不多卻一點用處也沒有的面子,而把自己的至親隔絕在冰冷的門外。

 

  有一次僅僅只是一個下午的時間,我就發現自己臉頰上的腫瘤又變大了,在妻子的陪同之下立即返回醫院開刀。術後醒來時是凌晨四、五點,當下第一個反應是十分口渴想喝水,伸出手想喚醒躺在陪病床的妻子,但手伸到一半就止住了,我看到病房微弱的燈光照射在妻子的髮上明顯的映出了白髮,頓時整個人被震懾住了,妻子才三十多歲原本應該是烏黑的髮啊!但現在卻是黑中夾雜著好幾縷白。我剎那才醒悟自己為人夫有多失敗,這段時間猶如拋妻棄子,此刻才痛下決心要改變心態,不管面對任何逆境時都要轉個念頭,一定要堅強地好好活下去,不要再讓妻子勞心了!

 

  爾後平均每兩個月回醫院追蹤癌細胞有無再復發,一直到第四年每六個月返診一次,很幸運地,也許是上天聽到我的聲音,醫師表示我的病情有控制住,預後十分良好,接下來復發的機率不高。那時,第一個默默淚流滿面的是我身後的妻子,她是個非常堅毅、傳統的女性,在我倒下時努力一肩撐起了這個家,照顧我的期間我從沒聽過她喊一聲苦,她在我面前一滴淚也不曾流,她把自己武裝的比任何男人都堅強,讓我一時之間都忘了……她其實也是個需要人保護的嬌弱女子。

 

  曾經,我氣自己無法用嘴巴進食,我恨別人用奇怪的視線盯著我的臉,我怨發生在我身上的不幸,我感覺生命蒙了層灰,不再有光芒。但現在我愛惜生命一切的一切,也懂得凡事向前看,不要緬懷已逝的過去,珍惜你現在所擁有的,回頭看看你的家人,你是否常常對他們發脾氣?我們和家人間常因為過於熟悉而把自己最壞的性格表露無遺,不願多給一點點包容,但即使如此,在我們大難臨頭時家人卻還是會不顧一切的陪在我們身邊。

 

  「我體悟到其實疾病不可怕,可怕的是內心變得消極、黑暗而逐漸吞噬自我,只要願意積極面對人生,去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相信我們不會害怕死亡,因為日子也不過如此」。我想人們在生病以前都把身體健康視為理所當然,由其是年輕族群每天都在盡自己所能的消費它,不會去想健康竟然也會有花完的一天,千萬不要讓生命籠罩於死亡的陰影下時才開始正視自己的健康。也不要怪老天爺給你的考驗,因為「生命中的每個挫折、每個傷痛、每個打擊,都有它的意義」,在經歷過後我才懂得珍惜、懂得去愛周遭的人也學會收斂自己尖銳的脾氣,現在我重新活下來了,我相信每個生命都不是平白無故的存在,而是有它特殊的意義,我想自己現在的使命就是幫助那些對生命感到迷惘的人們吧!

 

  先生語畢,嘴角揚起了自信的笑容,原本氣切的傷口已痊癒,鼻胃管也早就摘除了,此刻他並不急於遮掩臉上凹陷的骷髏洞,因為他明白了──那一點也不醜惡。周圍的掌聲如雷貫耳,原來不知在何時我們身邊已聚集了一群病友們,他們欽佩的眼神猶如熠熠生輝的鑽石,不知道他們是否也像我一樣對生命又有更深一層的領悟呢?




















































































































































































































































2013-08-14 15:41:51 / 累積瀏覽次數: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