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
 
 
 台灣口腔癌防治協會 » 協會訊息 » 焦點報導 » 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叁獎
dot  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叁獎
2013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叁獎/小P的微笑/張家昀  
 
 

2013第三屆【重新微笑吧!】徵文比賽得獎作品

獎項

叁獎

姓名

張家昀

身份別

口腔癌患者親友 (關係:朋友)

作品標題

P的微笑

 

    p是個精瘦微微弓身的漢子,因為總喜歡理著小平頭、戴名牌墨鏡、穿白西裝褲、白鞋,配休閒T恤,一副剛從高爾夫球場出來公子哥的樣子。據說年輕時原來外號叫帥哥,這話我倒有幾分相信。因為我看到他的時候,自己覺得已經飽經世故,但要很自然的,面對他那因癌症切除手術,而凹陷變形的臉頰,歪掉的嘴,發音要帶猜的談話,仍會稍有些尷尬。總不太自然的,把眼神掠過這些,儘量看遠一點,免得讓他看出來,我也會不安。有人說,他本來經營一家很有規模的公司,許多大公司都是他的客戶,每天也這個董、那個總的,一擲千金,烈酒傷身、快意人生,結果好景不常,老大哥也不能靠,在一次最大金額的生意上、一翻兩瞪眼,家業全賭輸了。

    這還不打緊,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最困難期間,發現自己口腔潰瘍始終好不了,經過一次兩次,多家醫院和醫師的確診,證實罹患痛苦的口腔癌。事後回想,二十多年檳榔不離口,總不相信衰神會上身,這下才知道自己中了紅唇族的「特獎」,但是你相不相信,這手術後的嚇人樣子,據說也幫他賺了幾筆跑路費。

據說 p當年也曾闖蕩江湖,但做這行還講究面孔,例如要走陰沉派或凶暴派,有型有格才容易混得出來,當時既算不上陰沉,也算不上凶暴,這年頭,道上兄弟們進化了幾十年,會有各種「教戰守則」討債圍事時,什麼話講了沒事,什麼話講了就有事。弄到要靠裝醉大小聲,已是下乘。甚至再弄擰了,動手動腳,常常糗的很可能反而是自己。誰曉得對方口袋有沒有錄音錄像設備?做這種事,就嗯,外行算走險棋了,總是能免則免。所以氣勢最重要,賴賬的人也都有三兩三,否則也不敢賴,一副人肉鹹鹹,你想怎樣的架式。所以最佳策略,又像好友、又被對方敬畏,鬧到法院中,也較容易脫身。

    但這行要做到令人自然心生畏懼,老實說,還真要有點祖師爺賞飯吃,一看就叫人怕。這下好了,天生那張老爹老娘給的臉不夠很,如今這張破碎的招牌臉:「老子反正三條癌症,早死早投胎」講起來還有點順口,據說,在國外,真被他討到兩筆國際上拖欠已久的債務。低調回台後,討債賺的那點錢收得好好的,改為省吃檢用,靠著幾條殘障津貼勉強渡日,另外,靠台灣全民健保,請醫師小心照料那些傷口。

    這又過了一年多,一天突然接到小P兄電話,聽聲音雖然仍很模糊,但似乎神清氣爽。怎麼啦。現身時,這下裝束沒變,只是人曬黑許多,「現在有些兄弟,委託我收購半天筍、檳榔花。」半天筍者也,砍掉檳榔樹,中間有一根嫩心,這玩意價錢不錯,但鮮度不好保存,加上一棵樹只收一次,本來可遇不可求,但小P只要指著那一臉疤痕,說服力百分百,無形中願砍檳榔的農民,也增加一兩成。據說生意還不錯,他就領著些原住民同胞,滿山瞎跑。看他口裡講的客氣,老實說還是有點替他高興。嚼食這太過刺激又嵌石灰的玩意,害他口腔痛得死去活來,最後命雖保住了,卻弄得人生破碎。這下能藉砍樹報點仇,又有錢可賺,爬山多運動,青山翠谷能少些檳榔更是好事,一舉數得,真虧他有這條門路。聽我難得讚美他,講著講著小P笑了起來,歪斜巨大的嘴巴裂口,像在訴說那回不去的光陰「唉,兄弟,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2013-08-14 15:46:03 / 累積瀏覽次數:1473